<nobr id="rf1tr"></nobr>

<address id="rf1tr"><big id="rf1tr"></big></address>

<th id="rf1tr"><form id="rf1tr"><nobr id="rf1tr"></nobr></form></th><track id="rf1tr"><big id="rf1tr"></big></track><output id="rf1tr"><noframes id="rf1tr">

    <font id="rf1tr"><menuitem id="rf1tr"></menuitem></font>

    <track id="rf1tr"><span id="rf1tr"><nobr id="rf1tr"></nobr></span></track>
    <sub id="rf1tr"></sub>

    <address id="rf1tr"><meter id="rf1tr"></meter></address>

    第七十四章 大结局

    你不是说再给我半个月的时间吗怎么突然之间就发兵了

    突然一声女声响起豫疏靖和公孙斐都看向那个方向之间一个美貌女子从暗处一步步走来

    豫疏靖皱着眉头看着温妃皇上呢

    这个时候温妃不是应该在豫疏离的身边吗怎么会在这里

    温妃一脸不满的看着豫疏靖我问你的你还没有回答我

    就这样随意的改变计划当自己是什?#31383;?/p>

    说豫疏离在什么地方公孙斐冷冷的看着这个名为温妃的女子眼中尽是寒意

    温妃看着这个男子一时间?#34892;?#23475;怕那样的眼神可是这段时间的养尊处优让温妃多多少少有了一些骄傲根本没有办法就这样忍受他的藐视

    你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温妃立马恢复原来身为贵妃的姿态

    说公孙斐根本不想要继续和这个女人废?#21834;?/p>

    快点说出来豫疏离究竟在什么地方豫疏靖看公孙斐的脸色十分难看想?#20174;?#35813;是出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一向沉稳的他不可能会流露出这样的神色

    温妃看了一眼豫疏靖没有想到这个豫疏靖竟然会如此听从这个男子的话一时间只能回答道不知道今晚他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而?#19968;?#19981;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可是这种事情她是不可能会和豫疏靖说的要不然他根本不会在继续的相信自己可以支配豫疏离

    虽然这段时间豫疏离的的确确是对自己夜夜专宠可是没有一晚他是留在自己宫殿里住过

    而?#19968;?#19981;止一次的从他的口中听见其他女子的名字可是她很明白那个名字绝对不是自己曾经听到过豫疏离爱过的那个女子的名字而是其他女子的

    好象是欧阳意的闺名

    公孙斐看着一脸疲惫的样子要是今晚豫疏离没有死那么这段时间所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豫疏靖也是一脸的愁眉苦脸的样子大晚上的他还能去什么地方

    突然豫疏靖想起什么我想我明白他在什么地方了

    公孙斐立马抓着豫疏靖胳膊问到?#26263;?#24213;在什么地方

    他可能现在正在欧阳意的寝宫之?#23567;?/p>

    欧阳意之前的寝宫其实是在非常偏僻的地方可是就是因为偏僻所以根本没有人会去想到那个地方

    公孙斐一听豫疏靖这样说也明白?#22235;?#20010;地方是在什么地方只是他为什么要去

    看来他还是爱过她在场的都没有豫疏靖说的是谁

    豫疏离看着院子并没有进去似乎很久

    好久都没有踏过这里从她死后自己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为了将她遗忘特意把这里划分成迎接他国使臣的地方

    可是却从来都没有让任何在这里住过超过三天

    现在再次站在这里忽然有一种她依旧还在里面的错觉

    如果她没有那么优秀自己会不会就不会那样对待她或许还可以和她一起生活下去直到白发苍苍

    院子外是与他相隔甚远的世界他明白过了今晚他什么都不是不在是豫疏离不再是魏国的皇帝

    温妃是因为谁来到自己身边的做的事情自己又何尝不知可是明明知道他们的计划明明知道她的委曲求全可是看着那张脸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下手看来自己已经被她吃的死死了

    来了豫疏离就算不朝后看也明白身后的那几个人是谁

    豫疏靖站在豫疏离的身后第一次这样看着他以前的时候总是觉得这个男人做事手段太过于狠了一些

    可是心里也很清楚他这是为了什么为了这个?#24674;?#20182;可以放弃一切可

    对于这个弟弟豫疏离都是怀着宽容的心态毕竟他是自己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什么时候知道的他应该很早就明白了自己要做的事情了要不然不会现在保持着这样的心态来面对自己

    豫疏离沉默了一会儿什么时候好像很久之前就明白了一些可是?#20174;?#19981;是那么明?#20303;?/p>

    从小意进宫开始就明白了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对她产生了如?#35828;?#24819;法

    豫疏靖没有想到他全部都知道要知道豫疏离一向是十分的重视属于自己的东西绝对不会让任?#31283;局?/p>

    能忍了自己这么多年想来也是不容易的

    为什么为什么不早说如果早一点跟自己说的话自己就不会对欧阳意产生那样的心思了也就不会这样和你针锋相对

    为什么自己的弟弟对自己的女人有那样的想法又能怎?#31383;e?/p>

    一个是自己想要得到的女子一个是自己的亲弟弟这又能如何选择

    你对她的心思你一直都隐藏的很好而且小意她根本?#38405;?#27809;有那种想法所以我就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这些年来你一直都做的很好如果她没有死的话你会做的更好

    你爱她吗虽然知道他可能多多少少心里还是有她可无论如何他都无法相信既然爱她为什么要那样的对待她

    让她死的如此卑微受尽天下?#35828;?#25351;骂

    曾经尝试爱过她可是发现自己根本爱不起这个女子她太聪明了太过于优秀了所以我选择让她死就算让我重新选择我还是会做出这个决定

    没有为什么这是身为男子的自尊没有任?#25105;?#20010;男子会希望自己的女人比自己更得民心

    就算是你你?#19981;?#20570;出和我相同得决定我们爱不起她

    豫疏靖看着这样的豫疏离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居然因为一个女人变得如此卑微

    豫疏靖不要坐这个?#24674;ã?#23427;会令你迷失方向说完豫疏离就朝着身后倒去

    豫疏靖一看见豫疏离这样立马冲上前保住豫疏离可是一看就发现豫疏离居然脸色发青明显是中毒的现象

    皇兄皇兄豫疏靖看着豫疏离的生命一点一点的消失居然有那么一刻不想要他死

    离开这里豫疏离抓着豫疏靖的领口挣扎着说道

    这里太可怕了会让人去伤害最爱的人会放弃一直追寻的未来

    豫疏靖看着豫疏离就这样在自己的怀中死去那一刻豫疏靖后悔了后悔做出那些事情

    皇兄陷害了所有的?#39318;?#21487;是唯独维护自己从来都没有伤害过自己可是现在自己做的又是什么

    公孙斐站在门口他没有进去因为他明白今晚豫疏离无论如何都活不了可没有想到会听见豫疏离说出这?#21834;?/p>

    原以为豫疏离?#27426;?#20250;垂死挣扎可他选择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离开

    也许他说的对这个?#24674;?#22826;过于可怕让人不由自主的放弃一切即使是自己心爱之人

    公孙斐没有继续的待下去毕竟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做

    朝中的大臣早已经大部分换成自己的人明天的早朝想?#20174;?#35813;也没有什么大事

    公孙斐独自一人站在皇位前面看着这个拥有世间最强大的力量

    他死了豫疏靖来到朝堂看见的就是公孙斐站在皇位前面看着皇位不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嗯公孙斐回应到她你可以放出来了吧

    豫疏靖一脸不明白的看着公孙斐不明白他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豫疏靖疑惑的看着公孙斐这个时候公孙斐应该没有什么心思和自己开玩笑

    公孙斐立马回头看着一脸不明白的豫疏靖难道不是他抓走欧阳意的

    欧文君是你抓走的吗想来整个魏国有这个能力的也就只有豫疏靖了如果不是他还能是谁

    我为什么要抓她难道她被人抓走了难不成今晚之所以计划提前就是因为文君难道公孙斐对文君有那个心思

    公孙斐一听豫疏靖这样说脸色立马变得十分难看那你认识水清吗

    水清?#27426;?#21644;欧阳意在一起这个是可以肯定的只是水清背后的哪个人究竟是谁

    水清不认识啊豫疏靖皱着眉头回答到突然之前为什么问这个

    公孙斐一听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马上派人去找天亮前我?#27426;?#35201;见到她水清的狠毒自己是见识过的如果说没有人指示水清的话那么这些都是水清自作主张那么今晚欧阳意可能根本活不了

    怎么了到底出了什么事豫疏靖一脸不明白的看着公孙斐难不成今晚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文君才会提前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男子究竟是有多爱她啊

    日后再和你解释现在先找到她公孙斐突然觉得很害怕比在万人坑中的时候还要害怕那样的无助他不想要在体验第二遍了

    豫疏靖看公孙斐这样一时间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好听从他的命令

    原本魏国帝都就是一座死城现在所有的兵马都在这个帝都之中寻找着一时间整个帝都忽然充满了人气一般

    整整十二个时辰才找到欧阳意

    公孙斐看见欧阳意的时候只看见欧阳意脸色十分的苍白浑身象是被火烧了一般湿漉漉的衣服贴?#25490;?#38451;意的身子

    她的身子一向很弱现在被人如此对待命一下子就?#30343;?#19979;一般了

    公孙斐抱起欧阳意的时候突然欧阳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公孙斐一看见这个情况就知道欧阳意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

    豫疏靖看见文君这个样子一时间?#34892;?#21523;到在他的印象之中文君的身体一直都是十分好的

    ?#19978;?#22312;眼前这个女子居然因为一晚被泼水而变得如此虚弱看来文君也是遭受到了非?#35828;?#24453;遇

    公孙斐将欧阳意带回了皇宫之?#23567;?#25972;整三天昏迷不醒许多太医看见她这个样子都是摇头不语可公孙斐却?#29615;?#24323;每天给她输入真气为的就是可以让她可以活着只要找到?#22235;?#26666;草药她就可以活下来

    好在欧阳意到第四天早上的时候就醒过来

    欧阳意一脸不明白的看着公孙斐根本就不明白这个?#19968;?#35828;的?#26263;?#24213;是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穿着皇袍欧阳意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公孙斐穿着皇袍他怎么会穿着这衣服

    公孙斐看?#25490;?#38451;意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

    他的身份他从来都没有对她说过怕的就是一旦她明白了自己的身份?#31361;?#25918;弃与自己的合作可是现在自己已经拥有了一切为什么还是害怕

    你是魏国人能坐上这个?#24674;?#30340;?#27426;?#24471;是魏国人而且豫疏离除了豫疏靖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手足所以公孙斐就是传说中的那名?#39318;印?/p>

    你是被先帝藏起来的那个?#39318;ѡ?#24403;初听?#28982;?#35828;的时候自己还不太相信可是现在事实就这样摆在眼前让自己不相信也没有办法

    公孙斐一脸诧异的看?#25490;?#38451;意没有想到她居?#27426;?#30693;道

    是先帝和你说的?#32972;?#20102;这个之外公孙斐根本想不到还有誰会知道这件事情

    欧阳意点?#35828;?#22836;突然欧阳意感到?#27426;?#21170;猛的抬头看着公孙斐他都知道了

    公孙斐看?#25490;?#38451;意不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欧阳意会这样的看自己怎么了

    欧阳意看着公孙斐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又知道了多久

    你都知道了欧阳意看着公孙斐眼中带着一丝的不解

    原以为他们要是知道了话?#27426;?#20250;害怕毕竟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经常可以遇见

    公孙斐看?#25490;?#38451;意知道她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点?#35828;?#22836;

    不害怕吗照理说他应该感到害怕才对的借尸还魂多么令人感到害怕

    公孙斐摇了摇头我庆?#19968;?#30528;的是你.

    欧阳意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最后无奈的笑了笑

    看来自己是被他紧紧的抓着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好反正现在一切都已经注定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ʽ

    <nobr id="rf1tr"></nobr>

    <address id="rf1tr"><big id="rf1tr"></big></address>

    <th id="rf1tr"><form id="rf1tr"><nobr id="rf1tr"></nobr></form></th><track id="rf1tr"><big id="rf1tr"></big></track><output id="rf1tr"><noframes id="rf1tr">

      <font id="rf1tr"><menuitem id="rf1tr"></menuitem></font>

      <track id="rf1tr"><span id="rf1tr"><nobr id="rf1tr"></nobr></span></track>
      <sub id="rf1tr"></sub>

      <address id="rf1tr"><meter id="rf1tr"></meter></address>

      <nobr id="rf1tr"></nobr>

      <address id="rf1tr"><big id="rf1tr"></big></address>

      <th id="rf1tr"><form id="rf1tr"><nobr id="rf1tr"></nobr></form></th><track id="rf1tr"><big id="rf1tr"></big></track><output id="rf1tr"><noframes id="rf1tr">

        <font id="rf1tr"><menuitem id="rf1tr"></menuitem></font>

        <track id="rf1tr"><span id="rf1tr"><nobr id="rf1tr"></nobr></span></track>
        <sub id="rf1tr"></sub>

        <address id="rf1tr"><meter id="rf1tr"></meter></address>